笔的一生

这是一支“一次性”水笔,所以它不像其他同伴一样,可以拥有第二第三第四甚至是长长久久的寿命。

就是这样的它,在普普通通的一天诞生了。他只记得一出生便处在黑暗中,外界时而喧嚣,时而寂静,有时还会有天翻地覆的感觉。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它几乎要认为自己一生都将处在这狭小而黑暗的环境中。

突然的某天,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天,强烈的光照射进来。它开始明白,自己即将被“选中”,开启生命的倒计时。

就这样,它的生活空间不再是狭小无光。它看见了世界,真切的体会到了何谓“鸟语花香”;它看向了湛蓝的天,第一次感受到了何谓“活着”。

它感到幸福,感到快乐,但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。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生命的逐渐流逝,但这是他所享受的。

它享受着自己的生命变为句句诗篇,享受着自己的生命记录下点点知识,享受着自己的生命即便不断流逝,但有意义。

有一天,它发现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临界点。

它开始变得淡然。

它开始期盼着生命结束后,所发生的事。

终于,生命消逝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。它望着写在纸上逐渐变淡的痕迹,却只想着写完这一诗篇再归于死亡。

最终的最终,它也没能完成那一笔。

在短暂的恍惚中,它看见了有其他笔接替了它的任务,开启了另一只笔短暂的一生。

痱子粉

那是各种品牌的痱子粉,在记忆里,似乎无论何时家里都会备着这么一罐。

唯一一次跟着父母去买痱子粉,犹记得是名为“蛇胆痱子粉”,因自己的好奇,便带回了家。

在记忆里,痱子粉是无处不在不可或缺的,父母在我用完一罐之后又立刻补充一罐,从未间断。所以只要我想要的时候,便可以看见它。

大了些,痱子粉就变成了爽身粉。估摸着是不再像小时候那般身子弱了,但由于习惯,所以还是会备着爽身粉,用来替代原本的痱子粉,我也依旧时常用它,问着它的香,体会着它的舒滑。享受着粉扑拍在身上,拍在脖子上的感觉,是母亲的手,亦或是父亲的手,其上的温暖也透到了身上。

再大了些,家里突然不再买爽身粉了。原本时常看得见的白色小罐,也不再更新。唯有那最后买的一罐,一直放在那个小角落,落了灰,脏了些,量也不再快速变少。只剩下几个月一次的,母亲亲自为我梳剪头发时,才会用上那么一点。白色的粉扑,白色的粉末,温暖的手,一齐落在我的脖颈上。扫去碎发,像理发店那般,却多了份来自母亲的温柔,以及爽身粉的清香。

终于,那罐爽身粉,也在不知不觉间用完了。在母亲恍然大悟之后,再也没有一罐爽身粉替补到原来的位置。我也开始蓄起了长发。那里空落落的,但不久之后又被其他东西填满。

我的心里也空落落的,不久之后也被其他事物所掩盖。

我再也没有用过痱子粉,亦或是爽身粉。我几乎忘记了那粉末沾到身上的舒服的感觉,以及带着父母亲温暖的粉扑亲拍在脖颈、在后背的轻柔。

好久没上lofter了,发儿子的照片冒个泡

在海边难得的捡到一个贝壳    多余的滴胶又做了“宝石”

这是一个一点都不像碎镜的碎镜留白………

平留白终于能看了开心!!!

他怎么这么美这么好看_(:з」∠)_

饮用之后可以获得永生的泉水(❁´︶`❁)

新年快乐呀,新的一年要更加努力学日语,更加努力做手工!!!

嘿嘿,第一次玩儿uv胶,感觉比ab胶更好控制更好搞特技!!开心!